640.jpg

“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创业了。”刚过40岁的张敬华半开玩笑似地说道。大学期间便和同窗创业的他,如今已经是一个创业老兵。多次赛道转换后,现如今的张敬华和他所执掌的掌众集团已成为互联网金融江湖里的重要玩家。

近日,张敬华接受了媒体专访,讲述了其在改革开放浪潮下的创业经历。

“从飞机到手机”

1977年,张敬华生于内蒙古,也正是在这一年,在中国中断了十年的高考得以恢复,中国由此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1995年,得益于国家对内蒙古地区的高考政策倾斜,张敬华从内蒙古考上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主修航空发动机专业。

1997年,20岁的张敬华便与几个同学合伙创业,先后做过飞行模拟器的多媒体项目以及图书的多媒体光盘。“最高峰的时候招了60个人,刚开始赚了很多钱,虽然很快又亏掉了。”回忆起当年的峥嵘岁月,张敬华的语气里仍有掩饰不住的骄傲。

尽管这两个项目后来因为遭遇业务上的瓶颈和现金流断裂最终告吹,但是张敬华和他的合伙人们却在“折腾”中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也为多年后的再度联手埋下了伏笔。

也是在这次创业中,张敬华第一次接触到计算机,并隐约感觉到个人电脑未来将大有可为。他也在这次创业中汲取了一个教训,认识到以后不能再做没有自主知识产权和没有自主平台的产品。

“给别人做外包,你的项目永远做不大。之后我的创业,都是围绕着自己的平台来做,这样我的自主性会比较强,不需要总是找别人去要钱,现金流上也不会也太大的问题,也可以自己控制公司发展的节奏。”张敬华说。

2001年初冬,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中国对外开放迈出重要一步,自此,越来越多的外资企业进入中国,这一重大变化也影响到了张敬华的个人职业选择。

在毕业后,张敬华加入了全球最大的油田技术服务公司斯伦贝谢做底层软件架构。“当时公司太舒服了,下午3点钟就开始tea break(茶歇)了,而且石油行业非常传统,发展比较慢。”张敬华随即跳槽加入了当年叱咤风云的手机巨头摩托罗拉公司做手机操作系统研发,随后又在三星公司工作了四年,负责欧洲和北美地区的3G移动业务。

张敬华将这一段履历总结为“从飞机到手机”,在这其中,他也愈发感觉到移动互联爆发的时机正越来越近了。

瞄准移动互联

2008年底,此前和张敬华在大学时一起创业的同学将目光投向了移动支付,这时他们找到了在三星工作的张敬华。

“在三星工作的时候,移动支付已经成为了手机上一个非常轻的模块,韩国和日本的移动支付也起来了,大家坐地铁都拿手机上车刷卡。”而在中国国内,这一领域尚无巨头涉及,中国移动支付大爆发要等到7年后的2016年,在这一年,中国移动支付业务笔数首次超过互联网支付,标志着中国零售支付市场移动支付时代的到来。

张敬华相信在国内,移动支付也会成为下一个金矿。很快,他和昔日的创业小伙伴们合伙成立了钱袋宝。

2011年5月,钱袋宝获得央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成为首批获得牌照的27家企业之一,也是27家企业中唯一专注于移动支付的第三方支付公司。2014年11月获得IDG资本等机构的投资,2016年9月全资并入美团点评。

如今的掌众前身是钱袋宝的一个内部创业项目。在钱袋宝的运营过程中,张敬华发现,平台上大量用户有通过信用卡套现的需求,而银行实际上是不鼓励套现的,但这部分用户的资金需求又是真实存在的。

于是在2014年年初时,钱袋宝内部孵化了一个项目叫“钱袋救急”,基于支付平台撮合用户之间的借贷需求。原本只是“小范围的尝试”,但“钱袋救急”在半年后便取得了盈利,而整个团队仅有三个人。钱袋宝内部决定让张敬华来牵头做这件事情,重新组建团队,这样也能理清架构,清晰界定整个团队的收益和风险边界。

“钱袋救急”后来改名为“闪电借款”,在此基础上张敬华创业成立掌众,目标和愿景是“借钱给十年前的自己”。2015年3月,掌众获得神州付和高德创始人成从武的千万美金融资。与此同时,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站上风口,成为资本追捧的对象。

这时候的张敬华能明显感觉到,此时的互联网金融创业者可谓处于“天时地利人和”的创业环境中。“一方面,国内的技术条件和网络条件已经很好了,和2009年时我们刚开始做移动支付时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大量的用户在智能手机上有消费的习惯;另一方面,国内的投资条件很好,vc非常成熟,大量的公司也被并购了。”

回溯这一段创业经历,张敬华坦言当时没有太多预判:“我觉得更多还是运气好,团队在正确的时间节点做了正确的事情。”

重新定义自己

2016年,成立两年的掌众受到资本市场的高度关注,于当年10月与港股上市公司中新控股达成战略收购。

“从第一次中秋节见面到全程close(达成交易)我们只花了40天的时间,完成了那次并购。”张敬华回忆说。

在接下来的2017年,掌众的业务开始爆发式增长。2017年全年,掌众促成的借款交易规模合计633亿元,是2016年的8.1倍;其注册用户规模在2017年1月突破1000万之后,9月份突破2000万。中新控股2017年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中新控股收入48.05亿,同比增长347%,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8.03亿,同比增长近167%。财报称,收入增加主要是因为在线投资及科技驱动贷款服务收入的增加,尤其是受到掌众的大力推动。

今年5月18日,掌众宣布开启集团化战略。通过此次战略升级,掌众集团旗下智能出借、消费分期、数字金融、金融超市、掌众云和海外业务六大板块正式对外公布,依托掌众财富、闪电借款、闪电贷、掌e贷、Dana Rupiah(印尼)、iDong(越南)、PondoPeso(菲律宾)等十多个平台,掌众将为用户打造一站式、多元化互联网金融服务。

眼下,中国互金公司出海已经蔚为风潮,掌众也不例外。如果说改革开放上半场更多注重“引进来”的话,那么下半场如何“走出去”显得尤为重要。在跨国企业工作了七八年的张敬华,对于如何进行海外扩张更是轻车熟路。

张敬华透露,目前掌众在印尼、越南、菲律宾、俄罗斯等地的海外团队已经超过200人,而投入这么多人力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些地方有实实在在的市场和对金融科技的需求。

他以印度尼西亚举例说,在印尼3亿人口里,只有6000万人有银行卡,也就意味着80%的印尼人被排除在银行的服务体系之外。

这一点和几年前的中国又是何其相似,正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掌众等一众互联网金融企业开始生根发芽,通过给不在银行服务体系内的人群提供小微借款信息服务逐渐将平台成长壮大。

在出海近一年后,让张敬华最为感慨的是,单独的金融科技出海并无意义,只有伴随实体经济一道出海才能真正打入海外市场。

在印尼,摩托车是最为普遍的交通工具,因此摩托车贷款也十分火爆,但是刚开始张敬华和海外团队却发现掌众无法打入这个市场。“因为大量的摩托车企业都是日本企业,因此日本企业间就形成了一个闭环,日本企业卖摩托车只会找日本的企业来给顾客提供金融服务。”张敬华解释道。

好在局面马上有了转机。去年,好几个中资企业也进入了印尼的摩托车市场,掌众也顺势在当地进行了扩张。“中资企业就比较好谈了,大家都抱团取暖,这样一来,上下游就容易打通了。这个时候,我们会强烈感受到对外开放政策的好处,强烈感受到祖国的强大。可以说,像我们这种独立的民营企业只有背靠祖国,才能面向世界。”

如今,掌众在印尼的业务已经实现盈利,并在当地拥有了近200万注册用户,不过这对于张敬华和他所执掌的掌众来说,出海记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