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集体癫狂到蜂拥跑路,互联网金融从“大爆发”走向了“大退潮”。在这股“逆流”之下,掌众不仅在深耕本土的基础上扬帆“出海”,还成功实现了集团化的发展,这家诞生不到四年的企业已经成功完成了破茧成蝶的华丽蜕变。

强大的技术和风控能力,为今天的掌众提供了升级转型的基础。而在掌众集团,掌管这强大技术能力的就是CTO惠天舒。

6401233.jpg

资料显示,掌众集团CTO惠天舒拥有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曾经有18年IT和互联网领域经验,历任朗讯(中国)贝尔实验室任高级研究员,摩托罗拉(中国)任高级研发经理,酷派手机任软件研发部总监,百度移动云事业部总监、手机OS公司CEO。2015年加入掌众集团。

在惠天舒加入掌众集团的这几年间,金融科技发展尤为迅速,互联网金融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掌众集团也在此期间实现了飞跃性的发展。如何探索打造合适的经营模式、打造差异化特色化发展策略、优化产品和提升服务质量等,或许都将从惠天舒这里得到答案。

![6401.jpg](/media/201807/5b4dabc3ffe9732d1bee5a77/6401.jpg "6401.jpg")

金融科技企业侧重的是科技,我们不碰钱

目前,掌众集团团队规模已经扩展到超过1200人,分布在中国、美国、印尼、越南、菲律宾5个国家,形成智能出借、消费分期、数字金融、金融超市、掌众云和海外业务六大板块,并依托掌众财富、闪电借款、闪电贷、掌e贷、DanaRupiah(印尼)、iDong(越南)、PondoPeso(菲律宾)等十多个平台,实现注册用户突破2600万,每年新增用户数高达2000万的业绩佳话。

“我加入掌众是在2015年的3月份,所以经历了整个掌众从初创到成长,一直走到今天。”在惠天舒看来,掌众能有今天的发展原因有两点,第一是行业发展的大趋势,第二就是对技术创新的重视。据了解,今年五月份,掌众集团发布了掌众新战略的品牌升级,以连接、赋能、出海为新的战略发展方向。“希望给上下游的合作伙伴提供更好的服务,更好的能力。同时也能促进金融科技领域的发展,特别是包括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发展。”

今年5月,掌众集团将去年推出的金融云平台迭代升级为掌众云SaaS平台。惠天舒表示,创立金融云平台的初衷正是希望把掌众的综合金融科技服务能力向外输出,让技术、客户、数据、场景方有效协同。对于拥有用户和流量的场景化平台,掌众云可以提供定制化的解决方案;而银行及传统金融机构、新型P2P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可通过接入云平台获得风控技术支持。

“过去一年,我们和大量的互联网公司展开了合作,为他们提供服务,积累了丰富的服务经验。在此基础上,我们对整体能力进行了迭代升级。2018全新升级的掌众云,计划为更多的合作伙伴包括城商行、农商行、消费金融公司和小贷公司提供金融科技服务。”惠天舒认为,金融科技是用新技术的手段为传统金融提供服务,不仅可以让传统金融中,原本因缺乏技术无法做到的服务变成可能,还可以通过金融和科技的手段让原本的金融服务变得更好,效率更高。

但不同于人们对金融科技是互联网金融“升级版”的认知,惠天舒认为金融科技和互联网金融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互联网金融更多的还是侧重于金融端,而金融科技侧重的是科技,所以这两个是相辅相成的,但又不是一个层面的概念。金融往往我们说的是银行,持牌的机构是碰钱的,经营钱。科技公司我们说的是利用技术的手段为金融的场景提供服务,是不碰钱的,是靠自己的技术能力、服务能力提供增值。”

区块链技术目前仍非常初级

作为一家金融科技集团,掌众始终致力于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金融科技的前沿探索和创新,并拥有了较强的金融科技能力,其中又尤以大数据和AI最为突出。

“金融科技最重要的还是基于信息和数据的决策。”惠天舒表示,今天和之前比最大的变化就是数据极大的丰富,这么多有用的信息到底在金融领域会起到什么作用,这就需要科技的手段去加工、理解,甚至应用到场景。

使用数据的过程也不是简单的技术加工的过程,一定是基于业务的理解、通过上下文决定什么样的数据是更有价值的,什么样的数据如何使用。在这个过程中就会依托于大数据、云计算,以及一些AI的增强。尤其是对于那些刚步入社会或者信用小白用户,可以利用大数据以及AI技术对他们信用记录缺失的维度进行补充。


![6402.jpg](/media/201807/5b4dabc3ffe9732d1bee5a78/6402.jpg "6402.jpg")

除了数据和决策方面,AI的实际应用远不止于此。惠天舒认为目前AI完全可以用于营销,“识别用户对于什么类型的活动或者场景更感兴趣。另外,还可以利用这些科技技术实现千人千面的差异化服务。同时,不同的资金通道都有自己的属性,根据资金的费率,用户的体验,到账的速度等,通过我们的AI来做优化的选择。”

区块链被列为金融科技的重要内容,常与AI、大数据相提并论。但惠天舒表示,他们并不是同一个层面的技术。“大数据、AI是对信息处理的技术,这项技术不仅可以运用在金融,只不过金融作为大数据和AI落地的场景是见效最快的。而我们说区块链技术是形成多方互信的机制,很多技术是生产力的提升,区块链则是对生产关系的改变,让所有的参与者形成互信。”惠天舒指出,区块链技术在今天,还只是一个非常初级的状态,虽然它有去中心化的优势,但也意味着效率会被降低。同时,安全如何保证以及区块链之间信息如何互动也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现在做区块链基本是两个方向,一个是基础链的基础技术,就像操作系统一样,要解决效率的问题,安全的问题,系统之间的数据互通的问题。另一个方向是区块链的场景应用,也就是利用这些区块链的基础设施,在一个特定的场景下去做落地,包括金融。”惠天舒表示,“目前掌众在区块链应用领域有一些探索,包括自身业务里大量积累下来的数据,如何与同行、合作伙伴做共享,共同提高行业对于风险的识别和抵御能力。同时,在基础的区块链技术领域掌众也会考虑做一些投入。”

经历了监管,才能更有竞争力

随着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等新技术的发展与应用,金融科技正在以迅猛势头加速金融生态的新布局,新技术在改变金融业态的同时,也成为新一轮的“兵家必争之地”。在这人人都想“分一杯羹”的领域,必定要“出奇”才能“致胜”。对于掌众集团而言,长达四年的业务积累将带来不一样的进击实力。

“最重要的是我们四年整个的业务积累过程中逐渐完善和提升的技术和风控体系”惠天舒充满自信的说道,“技术的积累是用技术的势能让业务有更好的发展,这一直是我们企业从成立起就贯穿的宗旨和原则,这个过程中我们对于场景下的技术的应用和理解,应该比同业的很多公司都要成熟很多。”

据惠天舒介绍,目前金融科技领域,其实有几类公司:第一类,数据公司。更多的是倒卖数据业务,没有场景;第二类,IT公司。主要是在为金融场景或者金融的客户去提供交易系统、IT的解决方案,实际上是一家技术提供服务商,这样的公司也很难在真正的行业大闭环里面形成连接和赋能;第三类,项目公司。大量学数学、学统计的海归做建模、策略,但是他们常见的问题是上不接数据,下不接场景,更多的是给别人做一个项目,这样的公司成本很高,往往是项目制,很容易慢慢的变成类似IT技术公司存在; 第四类,互联网金融公司,这样的公司往往有自己的特质,有用户,有自己的场景,但是想要很好的经营自己的用户,还需要大数据、风控、AI这些技术体系支撑。

而掌众集团就属于拥有科技技术的金融科技公司,“技术能力本身,我们在同业里面还是非常有信心的。”惠天舒表示,“经历了强监管以后,真正能存活下来的企业一定是希望长期发展,且拥有自己核心竞争力的。”

同时,掌众集团科技能力不仅灵活运用于自身,更是意图连接行业上下游,将用户、流量,场景、资金几方连接在一起,为他们提供技术服务。惠天舒表示,“很多P2P公司从资金端慢慢往资产端转,但是他们发现做资金端的产品和能力跟资产端完全不是一个能力的水平,这些公司如果在构建我们这样的能力,至少400人搞两年,这样的能力的积累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门槛。我想这就是我们所说的,集各家所长,让大家有更好的合作互补,协同发展。”

“两高一低”,是我们判断东南亚市场能做的原因

毋庸置疑,掌众集团善于顺应世界变化,把握行业方向。在互联网金融行业将将吹起“出海”风之际,掌众也顺势走出了国门,布局海外市场。

在惠天舒看来,“出海”是一次全新的挑战。“第一,我们的技术和对业务的理解是完全可以用的,但是当地的监管合规,这个是需要摸索的;第二,对于市场和用户的理解,包括怎么经营,怎么获取客户,流量,这个也是需要了解和体会的。”

据了解,2017年下半年,掌众集团正式宣布出海东南亚,率先拓展印尼市场。但业务落地时,在海外的多个项目因网络环境不乐观,导致离线缓存技术迫切需要应用。于是,根据实际情况,针对多项目特点,掌众集团运用其出众的技术,实现了离线缓存打包、更新、应用等方案,成功帮助企业开拓海外市场。

尽管充满困难,但惠天舒认为布局海外是非常可以为之的事情,“东南亚人口红利非常明显,同时,这些国家的整体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相对比我们落后。但在移动互联网方面,发展并不落后。年轻人群有通过移动端获得金融类服务的需求,所以这就是我们看到的新兴的市场。”

从2017年8月,掌众第一家海外分公司——雅加达(印尼)分公司设立开始,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掌众集团就成功在印尼、越南构建了本地化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实现了持续稳定运营,不久之前,菲律宾产品PondoPeso也已经正式上线。

有焦虑,说明我有紧迫感

就像前几年,人们爱问“你幸福吗?”随着焦虑感慢慢萦绕当代都市人的内心,“你焦虑吗?”成为最新的议题。作为掌众集团的CTO,快速的发展或许也带来了更多的焦虑。

“我已经46岁,人们不常说四十不惑嘛”惠天舒笑道,“我觉得很多焦虑其实是来自于你的思考。对问题看的清楚了,才有焦虑,才希望解决它。焦虑本身不是问题,一定程度上也是一种紧迫感,看到问题希望解决他,不能只焦虑。行业不断的变化,每天新鲜的事物都会出来,我们需要保持一个非常积极的心态,面对新的事物,新的技术,面对新的机会,同时也面对新的问题。”

但与一般“理工男”给人枯燥、呆板的印象不同,在惠天舒的办公室,不大的黑板上写着一句话——“业精于勤,行成于思”。用唐代著名文学家、思想家韩愈的名句敦促自己,这位“理工男”的身上不仅没有枯燥和乏味,反而透着沉稳、睿智,还有一丝文学气息。


![6403.jpg](/media/201807/5b4dabc3ffe9732d1bee5a79/6403.jpg "6403.jpg")

遇到压力,惠天舒的“消遣”方式也非常“文艺”,喜欢看书。“一类是关于行业变化的书,包括技术上的书,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第二类,我想可能是一些方法论的,包括团队的培养,做事的方式,团队大到一定程度,我觉得方法论非常重要,大家不能说在下面闭着眼忙活,应该知道面对一个不确定的问题的时,有哪些处理方法; 第三类,我爱好关注一些历史相关书籍,从中可以看到很多事情发生的关键点是什么,决策点是什么,这些对你都有很多的启发。”

温故知新,对于未来的金融科技生活,惠天舒有一番自己的畅想——现在我们看到的很多还是前台,真正的科技的发展,一定会让技术走到后台。人的日常生活过程中是体会不到所谓的科技的存在,是无形中的,只会让你感觉到更方便,更便捷,更安全。“真正的技术是无形的,这个可能是最终极的形态。”

来源:【一点资讯】金融频道